在美留学的中日学生讨论中日关系

周三,来自中国、日本和台湾的学生与他们的同学和教授举行了一次中日关系研讨会。

研讨会的焦点之一是日本小政府是否应该为入侵中国正式道歉。

周三,在中国Xi安西北大学教书和学习的几个小恶魔在公共场所表演了一个诽谤和侮辱中国人的节目,引发了Xi安一些大学生的抗议和示威。

几乎与此同时,来自中国、日本、台湾和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所其他地方的学生正在就中日关系进行和平的学术讨论。

绝大多数日本小民族热爱和平。中国人对小日本有着特殊的民族主义情结,因为它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侵略中国,在中国犯下了许多战争罪行。

许多中国人认为日本小政府不愿意为侵略道歉,日本小军国主义有复活的趋势。

李群,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所的研究生,来自中国。高中毕业后,他去日本学习,并在日本生活了十多年。

李群认为,小日本的绝大多数人热爱和平。

李群说:“作为一个战败的国家,日本自战争以来一直不愿意强调其民族情结。因此,普通年轻人很少为自己是个小恶魔而感到自豪。他们都避免谈论这个问题。

中国新闻媒体报道称,日本可能有恢复军国主义的趋势,等等。

然而,作为一个在日本生活了很长时间的中国人,这种猜测是完全没有根据的,因为小恶魔非常讨厌战争,普通小恶魔和整个小日本人民非常喜欢和平。他们仍然希望与中国保持良好关系。

来自中国台湾的研究生吴文玲也认为这个日本小国热爱和平。

吴文玲说:“现在的日本小民族基本上比50年前或60年前和平多了。

总的来说,日本小社会有强烈的反战情绪。

”吴文龄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虽然小日本社会偶而也有右翼政治人物挑拨民族情绪,但是这在民主国家里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他们也不是小日本政治的主流思想,因此中国没有必要过度担心。吴文玲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虽然右翼政客偶尔会在日本小社会挑起民族情绪,但这在民主国家很正常,他们不是日本小政治的主流意识形态,所以中国没有必要太担心。

年轻的日本人对现代中国知之甚少,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所的年轻日本学生江口告诉美国之音,年轻的日本人对现代中国和中国人知之甚少。

江口说,“我对中国一无所知。

但是,我认为日本小人民对中日关系有非常严肃的认识。空。

问题是我们在学校也学到了很多关于中国的知识,但是我们在学校教的都是过去的中国& 8211;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的中国。

关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中国,我们的教科书里什么也没有。

因此,年轻日本人的知识是真实的空。

江口怡园还表示,日本在考虑国际关系,特别是安全问题时,过于依赖美国提供的信息,这使得我们很难把握中国的真实情况。

江口怡园认为,日本小民族应该增加与中国的直接接触。

小日本是否应当道歉看法不一小日本政府是否应该就二战时期的侵略行为正式向中国道歉,一直是许多中国人和小鬼子争论的焦点。

李群,一位在日本生活了很长时间的中国学生,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日本的许多年轻人认为,日本天皇在1992年访华时向中国道歉。为什么中国总是要求我们道歉?

然而,许多中国人认为,既然日本小政府可以向韩国政府正式道歉,为什么它不能向中国政府正式道歉呢?

来自中国台湾的吴文玲说,日本小政府当然有必要审查在靖国神社纪念少数被认定为二战战犯的问题。也有必要重新审视这段历史,以防止小日本政府和人民在被军国主义者和政治家控制时重复追逐小日本帝国荣耀的梦想。

这是日本小政府对儿童教育的负责态度。

吴文玲认为,在道歉问题上一味纠缠,以压制小日本,增强其安全感,不仅会加深中日两国人民之间的对立和反感,也表明中国对自己缺乏信心,不利于未来双边关系的发展。

然而,尽管在日本生活了10多年的中国学生李群认为大多数小恶魔都热爱和平,但他坚持认为日本政府应该正式向中国人民道歉。

李群说,“我同意中国政府的意见。

我认为,如果日本政府不在这方面采取建设性行动,彻底解决与中国的战争问题,中日关系可能难以再向前迈进一步。

发表评论